设为首页|网站地图

24小时新闻热线:028-85158585 违法和不良信息、虚假新闻举报:028-85327203

互联网搜索 本站搜索

行业标准

制造决策

  

最具指标意义的人性显示便是“恻隐”,但并不是所有人都同样看待恻隐这种人性价值。臭名昭著的德国纳粹党魁、党卫队和秘密警察首脑希姆莱在一次对党卫军将军们的讲话中说,“对发生在俄国人或捷克人身上的事情,我毫无兴趣; 别的国家人民生活富足还是忍饥挨饿,我也没有太大兴趣,我关心这些仅仅是因为我们的 德国精神文明 (K ultur)需要他们来当奴工,不然的话,我也毫无兴趣。”他表白自己对俄国人、捷克人或其他国家的人没有恻隐之心或同情,不是要表明自己是一个没有道德感的人,恰恰相反,他这是为了表明自己高于恻隐的“道德感”,那就是,为伟大事业要勇敢、坚韧、无所畏惧。在同一篇讲话里,他又说:“我很想坦率地跟你们讲一件严肃的事情, 那就是消灭犹太种族。 你们大多数人都知道,眼看100具、500具或1000具尸体躺在一起意味着什么。最难的是,对这种情况,既要无动于衷,保持正派。我们正在书写的是历史最辉煌的一页。而懦弱的的人是做不到这一点的。”